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08 18:02:31

                                                                        吴国胜的妻子死于癌症,为了给她治病筹钱,吴国胜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牛,最终也没能把人救回来,还欠下了几千元的外债,只留下一个需要照顾的儿子。宋小女弟弟据此断定,吴国胜靠得住。她说,那就见见吧。

                                                                        结婚前,宋小女对农活和家务几乎一窍不通。在农村,不会做农活的女人免不了受到婆家的数落,张玉环却很护着她,主动揽下了所有的活。时至今日,宋小女依然能回想起她坐在田间,陪着张玉环犁地、除草忙前忙后的模样。

                                                                        在深圳,她把家事深埋心底,从未对任何人言说。直到1997年,她忽然在餐馆接到了老家亲人打来的电话,听筒那头的人告诉她,张玉环要回来了,请她赶紧回家。

                                                                        她满脸堆笑飞奔着进村,但等来的却不是张玉环,而是她父亲的死讯。张保刚记得,母亲刚走进外公的灵堂就昏倒了,舅舅等人上去掐她的人中,都掐出血了,宋小女还是没醒。他们用“张玉环回家”骗她回家,但也没能让她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三天后的10月27日,张玉环被埋伏在村里的便衣以“问话”的名义带上了警车,此后再也没有回来。宋小女眼睁睁看着警车开走,她追着车跑了好一段,最终还是没有追上。

                                                                        1999年,因为时常感到小腹胀痛,宋小女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她的子宫里长了肿瘤,要马上开刀。宋小女顿时感觉天要塌了,她只以为要开刀的就是不治之症,她更害怕自己死在手术台上,“那我的两个儿子怎么办?”

                                                                        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牢狱之灾,张玉环和宋小女本该拥有安稳幸福的人生。1993年10月24日,同村年仅6岁和4岁的张振荣、张振伟两兄弟忽然失踪。一天后,他们的尸体被发现在距离凰岭乡“六六”林场200米处的下马塘水库内。经过勘查,警方初步认定,张振荣、张振伟之死系他杀。南昌市公安局于1993年11月10日作出的法医学鉴定书证实,张家两兄弟均为死后被人抛尸入水,张振荣为绳套勒下颏压迫颈前窒息死亡,张振伟系扼压颈部窒息死亡。

                                                                        老公,是吴国胜让宋小女这么喊的。在他们在一起的起初好多年,人前人后,宋小女总是把吴国胜喊成张玉环,抑或是喊成张玉环的小名“小德”。吴国胜终于恼了,他对宋小女说,“要不你喊我老公吧。”一个称呼,把吴国胜和张玉环区分开来。

                                                                        经初步调查,8月6日上午,栾川县城关镇某儿童临时看护服务中心法人蒋某华在驾车接送三名儿童去看护中心时,将两岁男童步某遗忘在轿车内。当日下午17时许发现步某在车内死亡。

                                                                        宋小女被亲人们架着,抬上了120救护车。大儿子张保刚不停地用手揉搓着母亲发麻的四肢,闻风而来的女邻居用食指和中指指关节在宋小女颈部用力猛掐。没几下,她的脖子就被掐红了,透出两小块紫红色的“痧痕”。躺在救护车上,宋小女累得说不出话,她不时鼓起腮帮子,随后大吐一口气。